博源家园 Berun Home

首页 博源家园 品质生活

当妈妈说“我真丑”,小女孩也跟着说出“我真丑”

时间:2020-07-16 14:54 来源:果壳网
分享:

女性的身体焦虑,一直是关于女权的诸多讨论中的核心问题之一。最近,CK大码模特的新闻也再一次引发了关于多元审美和解放身体的激烈争论。


长期对女性的物化、媒体和广告对女性身材过度理想化的呈现,都是女性产生身材焦虑的重要原因。无处不在的同辈压力和来自他人的评价,也在一步步规训着女孩们主动将主流审美内化,被迫迎合压抑性的标准。


长期对女性的物化、媒体和广告对女性身材过度理想化的呈现、同辈压力和来自他人的评价 | pixabay


但研究发现,除了这些社会影响之外,对一个女孩最早也最深的影响,可能来自她最亲密的人——母亲。


 女孩对自己的评价,

从模仿母亲开始 


2016年的一项关于5~7岁女孩的身体焦虑的研究显示,当妈妈和女儿一块照镜子时,女儿会模仿妈妈如何评价自己的身体。


实验中,妈妈们被要求从头到脚描述自己的身体,一组只许说负面评价,另一组只许说正面评价。结果发现,母亲对自己的评价,对女儿有极强的影响。


“在听完母亲对她们自己的评价之后,实验中的女孩们也都跟着改变了自己对自己的评价。”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心理学副教授玛莉索·佩雷斯(Marisol Perez)说,“不管母亲是否说喜欢自己的外表,孩子都会按照母亲的描述方式来学习模仿。”


妈妈怎样评价自己,小女孩就怎样评价自己 | pixabay


这一实验结果的引人深思之处在于,会使女儿产生身体焦虑的,不仅限于母亲对女儿外表的负面评价,儿童心理学家莱斯利·西姆博士(Leslie Sim)说,“即便母亲跟女儿说‘你真漂亮’,跟‘你真胖’这样的话一样有很大的潜在危害。”


根据社会学习理论(social learning theory),甚至当母亲只是非常关注自己的外表、并不对女儿的外表进行评价时,女儿只通过观察母亲的行为,一样可能产生身体焦虑。


因为,不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评价,抑或是母亲单纯的自我关注,它们都在潜移默化地向女儿传递着一种观念:外表很重要,外表的美丑是衡量一个女人“自我价值”的尺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一直存在着。


 你对自己的身体不自信时,

是谁从中获益?


女孩们经常在不知不觉中就被诱导去批评自己的外貌、追求不切实际的美丽标准。面对这种困境,妈妈们能做的是不谈体重、外表,不谈减肥。


西北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蕾妮·恩格尔恩(Renee Engeln)表示,近十年的研究发现,谈论体重,即便是以“健康饮食习惯”、“为了健康”的名义谈论体重和饮食,对女孩也是一样有危害的。谈论饮食时,最好的方式是将食物描述成给人提供能量的“燃料”,告诉孩子,人的身体的价值在于它能做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而不在于它的外表。


扔掉你家的体重秤吧。


恩格尔恩教授建议家长们在跟有身体焦虑的孩子对话时,试着帮她们理解不安,将愤怒和情绪引导到思考这样的问题上:当女孩们对她们的身体不自信时,最终是谁从中获得好处?是哪些人在利用女性的不安全感牟取利益?


扔掉你家的体重秤吧 | pixabay


有一个有趣的想法是,成为或想象自己成为母亲,或许可以为你提供一个反思女权和美丽标准的视角——你愿不愿意让你的女儿,在成长过程中再受一遍你受过的那些束缚?假如你的观念是“女权主义者也有自由穿高跟鞋和化妆”,且知道自己的行为正在影响女儿,你会坚持所想还是做出改变?


回顾历史,会发现伴随着每次的女权主义浪潮,答案都不尽相同。


在第二波女权主义浪潮中,女权主义者们致力于谋求立法和社会层面的男女平等,拒绝拥抱她们的性别。一些激进的女权主义者,还会故意将自己的外表打扮得与其他女性相去甚远,以此作为一种抗议,但也因此给人们留下了女权就是“丑”、是“反性别”的负面刻板印象。


而在此之后的又一波新浪潮中,后女权主义者们认为,女权主义者并不需要选择无视或者否定自己的女性气质,女性有自由去展示女性身体散发出的性吸引力,认为这是自己的权利。


你愿不愿意让你的女儿,在成长过程中再受一遍你受过的那些束缚?| pixabay


但英国激进女权主义作家朱莉·宾德尔(Julie Bindel)认为,只有在不化妆的女人不会再被社会污名化的时候,选择化妆才能被称为一个“自由的选择”。


宾德尔说,“有太多无形而诱人的奖励促使女性去主动贴合主流审美和‘女性气质’。对于那些拒绝这套标准的人,又有太多的阻碍和惩罚。‘化个妆你会更可爱’,这样的话我已经记不清听过多少次了。” 她呼吁女性扔掉化妆品,这个看似简单的行动,实际上比“解放乳房”运动中烧掉胸罩的抗议行为更具革命性得多。


  你不需要“尽力去美”  


从CK大码模特引发的关于多元审美的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到,以“每个人都是美丽的”(everyone is beautiful)为口号的女权运动,正在努力尝试拓宽主流美丽标准的边界。


但与此同时,“美”的概念本身,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由其“稀有性”定义的。传统审美认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个人审美, “大众审美”则是在无数人的个人审美上建立起的共识。这份“审美共识”,往往是非普通、非日常的超常之美。


与其只关注“美”或“不够美”,不如关注别人真实而丰富的存在 | pixabay


也许除了“多元审美”,还可以“多元评价”、“多元定义”。介绍女士时,不优先使用“美女”。不下意识地评判每个人“美”还是“不美”。不要求每个人都 “尽可能美丽”、“努力更美丽”、“终身美丽”……倘若你不是选美比赛的裁判,就把自己的“个人审美标准”留在心里,不要时时拿出个人标准对别人评头论足。


外表只是人的一小部分。与其只关注“美”或“不够美”,不如关注别人真实而丰富的存在。恩格尔恩教授认为,“当你想要赞赏一位女性强大、聪明、有韧性或者有趣的时候,直接用这些更具体的形容词比用美丽更好。”


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要“美丽”才行。当别人夸佩雷斯教授她的女儿很漂亮时,佩雷斯总会说,“你说的,是她身上最没意思的一点了。”


 Carcosa 果壳


  联系客服
  0477—8139987
>